以下附錄落落長的兩篇,一篇來自"中時",一篇來自"自由

 講的是有關"CECA"彼此立場不同,論點也不同,簡單重點如下

中時:

 

引『中華經濟研究院』的說法,但內容其實是伊啟銘在說

1. 東協加三將使國內就業需求減少十一萬四千人(中華經濟研究院的結論)

 2. 東協加三(就是中國,韓國,日本),將使這些亞洲各國出口中國,關稅大降,原10%以下關稅將會降至0%

3. 如此將降低台灣出口東協與中國競爭力,台灣經濟成長將下滑0.7%

4. 台灣的石化、機械、紡織品及汽車零組件業等產業影響最大

結論:

 「簽訂綜合性經濟合作協定(CECA)已刻不容緩」,否則未來「台灣經貿將面臨生死存亡關頭。」

 

自由:

 來自前WTO大使顏慶章的說法 

  • 1. 簽CECA與因應金融海嘯,基本上完全無關,也不必然連接到東協加一。

 

  • 2. CECA即使小到是自由貿易協定(FTA)的性質,我方是否能排除對我不利的產業(如農產品)簽署?

 

  • 3. 據WTO的定義,即使稱謂不同,CECA的本質就是FTA(自由貿易協定)的一種,所有的談判也都要花很長的時間,政府同時也要利用這段時間去與國內的民眾與業界進行遊說的工作(自由貿易,必然有利某些產業,傷害某些產業),否則反對聲浪必大,如南韓反美國牛肉進口

 

  • 4. 台灣與中國簽CECA並不等於台灣就可享受到東協加一機制下的利益,如果台灣要加入東協加三成為加四,還要另一回合的談判。

 

  • 5. 實施貨品零關稅,必然會對產地證明檢視得比較嚴格,從而增加進口商的作業成本,若台灣產品只因那二、三個百分點關稅稅率的經濟效益就不具競爭力,這顯然被誇大了。

 

  • 6. 國內不必因沒有參與東協加三給與太多的評量。因為依據WTO規範,參與FTA、RTA必須要付出回饋性的市場開放,因此利弊互見。

 

  • 7.東協加三條文特別強調,會員之間是依據全球所共識的國際法,提供國家與國家之間關係的憑藉,因此中國如果不調整對台灣主體地位的堅持,台灣也不可能被邀請去談判這個事情。

 

結論

 若CECA只是FTA,沒有牽涉到將來經濟整合的安排,仍須受國會監督,這是民主憲政國家的合理表現。

 如果CECA的範圍不只是FTA,還延伸到未來中國與台灣之間經濟整合的安排,甚或涉及更進一步結合的規劃,則我們看歐洲國家要加入歐盟,涉及到不只免稅還包括經濟及非經濟的整合,這絕對要經過全民公投。

 

我的感想

簡單來說,CECA是不是單純的經濟協定,應該由全民監督,攤在陽光下,不應是密室政治(密室殺(台灣)人?),誰知道你偷偷摸摸簽的東西,有沒有私相授受,喪權辱國?

不要把全民當傻瓜,恐嚇民眾,不簽CECA台灣會倒,所以什麼狗屁條件地位都要接受

CECA的內容(無字天書,無人看過),簽訂方式,應公佈,你認為很好,人民並不一定認同,不要自以為是,搞極權專制

選票投給你,不代表幹啥事都被授權,選前多的是相信你講燒成灰都是台灣人的蠢話,現在呢?滿意度只有20%的人,不要再硬幹了,把決定權還給人民吧!!

 

 

  附錄

中經院: 東協加3 我恐逾11萬人失業

中時更新日期:2009/02/23 03:32 黃馨儀、林上祚/台北報導

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的研究,東協加三將使國內就業需求減少十一萬四千人;經濟部長尹啟銘昨日更發聲明指出,「加入綜合性經濟合作協定(CECA)已刻不容緩」,否則未來「台灣經貿將面臨生死存亡關頭。」尹啟銘表示,未來會循WTO模式,以公平、對等、尊嚴的原則來洽簽。

 

由於CECA是新加坡與大陸對談時所用的名稱,未來台灣並不傾向用此名稱,國貿局長黃志鵬則透露,以往台灣是以「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」名稱加入WTO,未來應該會以相同名稱來洽談。

 

尹啟銘:簽CECA刻不容緩

 

自二○一○年起,凡大陸與東協間進口關稅稅率在十%以下的品項,將全部降到零關稅,而至二○一二年止,南韓日本將再加入此行列。東協加一明年正式上路,東協出口大陸關稅將降至零,台灣產品出口大陸與東協,將處於相對不利地位。

 

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,東協加一可能導致台灣經濟成長率下降○.一五%,台灣生產總額下降十二.四億美元,以塑化業下降七.三億美元最大。如果東協加三成局,台灣經濟成長率將下滑○.七%,各產業生產總值將下降五十二.二億美元,以紡織業下降十五.八億美元最多,東協加三將使國內就業需求減少十一萬四千人,精密機械業減少八千六百人最多;金屬加工業減少七七五○人居次,紡織相關產業就業需求減少近一萬二千人,約占該產業國內就業需求的十分之一。

 

台灣到底要不要加入CECA?對我國產業與出口又會造成多大衝擊?近日來引發產官學界熱烈討論,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更大力抨擊。昨日尹啟銘晚間突然發表聲明,強調為避免台灣未來被邊緣化,台灣一定要加入CECA,若一味秉持鎖國政策,彼此的關係一定會雪上加霜。

 

循WTO模式 對等尊嚴洽簽

 

尹啟銘說,八年前台商赴陸投資金額僅占對外投資金額的三成五,如今已大幅成長至七成,而去年台灣對香港、大陸地區的貿易順差,也高達六百六十七億美金,較以往足足成長四倍,可見大陸市場對台灣的重要性。

 

但自明年起,凡大陸與東協間進口關稅稅率在十%以下的品項,將全部降到零,台灣的石化、機械、紡織品及汽車零組件業等產業,將成為首波受到衝擊的產業。經濟部國貿局黃志鵬憂心表示,由於大陸市場占我國石化產品出口比重達四成三,未來在產品進口時將要被課六.五%的高關稅,若沒有及時加入CECA,明年台灣出口壓力將排山倒海而來。

 

尹啟銘則強調,未來對較敏感、有爭議性的品項與產業,例如農產品,原則上會先保留不談,而將石化原料、機械產品等對雙方皆有利的產業,列為優先項目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星期專訪/前駐WTO大使顏慶章︰簽CECA 必須說清楚講明白

者鄒景雯/專訪

馬總統召集財經會議決定與中國簽訂「綜合性經濟合作協定」(CECA),我前駐世界貿易組織(WTO)大使顏慶章就此受訪指出,簽CECA與因應金融海嘯,基本上完全無關,中國如果要伸出援手,不用等到談CECA,現在隨時可以做。即使簽了CECA,也不必然連接到東協加一。政府對重大政策必須審慎評估,不宜先做成必須要簽的結論後,再來填補理由。

他同時強調,CECA若延伸到未來中國與台灣之間經濟整合的安排,或者涉及更進一步結合的規劃,基於人民當家作主的原則,絕對要先經過全民公投,以經由社會充分討論而獲致共識。

問:馬英九說,CECA是他的政見,當然要落實,現在全球遭受金融海嘯衝擊,CECA就是在促成兩岸經貿正常化,挽救台灣經濟,高孔廉也說,CECA有急迫性,沒時間表,你如何看待?

顏慶章:馬總統兌現競選政見,有高度正當性,但政見只是很簡單的訴求,而透過CECA促進兩岸經貿正常化具有很深的意涵,必須對CECA做慎重的了解。況且政府對於這麼重大的事情,應該讓民眾有更多的了解,將來在政策的推動上,才可能獲得更大的認同。

台灣與中國是WTO會員,雙方發展任何經貿關係都需接受WTO的遊戲規則,不能跳脫WTO的規範,照理政府對此也應該讓民眾了解,但是目前感覺各部會首長講的內容都不一樣,這滿值得新政府去考量的。

CECA即使小到是自由貿易協定(FTA)的性質,其包括貨品貿易,還是也包括服務貿易在內?這就是一個政策的評量,若是服務貿易也在內,對我們的服務業會有什麼商機?何種挑戰?若是勞務貿易擱一邊,兩岸CECA必然包括貨品貿易,那請問農產品要不要包括在內?台灣部分農產品在與中國農產品競爭時是較處於劣勢的,如果排除農產品能否簽署?因此今天不是那麼簡單一句話因為是政見所以要兌現,亦不宜先做成必須要簽CECA的結論後,再來填補理由,這個評量的過程不能省略,必須充分加以補強。

同時,簽CECA與因應金融海嘯基本上完全無關,中國如果要伸出援手,不用等到談CECA,現在隨時可以做。有人說有急迫性,就是要趕快簽,沒有時間表,就是指其執行期程可能會很慢,WTO容許會員們簽訂FTA後可最慢在十年內執行完成。可見這與解決這波景氣下滑是兩碼事。

問:馬英九是有重申中國勞工與農產品都不會開放,你認為中國會同意嗎?最近對岸商務部說要簽CECA不能有歧視性限制條文。

顏:根據WTO的定義,即使稱謂不同,CECA的本質就是FTA的一種,在國際上從事FTA談判的國家,是在WTO會員的正常義務之下,彼此之間相互承諾,要去承擔一個更高的義務。因此可想而知他們是在歡欣和樂的情況下去談判,不可能雙方還在對罵而要去簽FTA的。此外,所有的談判都要花很長的時間,政府同時也要利用這段時間去與國內的民眾與業界進行遊說的工作,例如美韓簽訂FTA,就引起南韓農民極大的抗議,尤其美國牛肉的進口,南韓畜牧業走上街頭。

由此看台灣要與中國簽CECA,顯然跳越了應歡欣和樂的情境,因台灣與中國加入WTO雖已經七年了,但是雙方至今並沒有按照WTO正常的會員關係,雙方互相都有歧視性作法,妳提到馬總統說中國農產品不開放,這又成了低於WTO會員的關係,這些沒有調整以前,又要跳去成為一個超越WTO會員關係,這在政策調整上是個艱鉅挑戰。

不開放農產品 艱鉅挑戰

即使農產品不開放,對台灣農業部門可能維持不變,但是對其他非農業部門,也不是全部的產業都有利,帶來的是商機還是挑戰?利弊得失須權衡。有段時間中國毛巾銷售到台灣引起傾銷問題,毛巾業者希望政府課徵反傾銷稅,表示在製造業的領域,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有時候會形成利益上的衝突,政府如何在這過程中得到最佳的談判策略?這必須要很認真的去評量,不見得是絕對有利的事項。

問:但馬政府卻說東協加一明年就要實施零關稅,如不趕快簽,台灣將喪失競爭力、走向邊緣化?

顏:東協加一明年開始有部分產品將實施零關稅,這就是FTA按照他們的進程可能出現的面貌,如果這會對台灣產生重大衝擊,即使現在要去和中國談CECA,時間上也來不及,即使簽了,也不必然連接到東協加一。也就是說我們憂慮的現象和要去解決的方法,二者間是沒有關聯的。

台灣與中國簽CECA並不等於台灣就可享受到東協加一機制下的利益,如果台灣要加入東協加三成為加四,還要另一回合的談判,試想,主權回歸中國的港澳都未給予加入的身分,不知做此主張者論據何在?所以這種說法不具有邏輯關係。

我們要承認FTA的會員,依據GATT和WTO達成的貨品範圍,他們彼此之間可以依照規劃進程稅率逐步下降,最理想到零關稅,非成員國家不能享受此機制,要依照WTO會員的關稅稅率來適用,中間會有些差距,但是這個差距的經濟效益我認為被誇大,因為WTO對這些區域貿易協定RTA或FTA,在GATT二十四條有嚴謹規定,一方面是怕這些RTA或FTA形成少數會員濫用的現象,另外屬於RTA、FTA的成員國之間,因實施貨品零關稅,必然會對產地證明檢視得比較嚴格,從而增加進口商的作業成本,WTO秘書處曾就此研究,認為FTA或RTA與WTO會員之間的關稅差距會抵銷掉五個百分點的經濟效益,如此一來差距是有限的,因此若說台灣產品只因那二、三個百分點關稅稅率的經濟效益就不具競爭力,這顯然被誇大了。

已經施行達十多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也是個例子,墨西哥已經有許多資料顯示,由於加入北美貿易協定導致其農民的收入更加困難,藍領工作者失去更多工作機會;加拿大也有報告顯示對加國的經濟沒有幫助。分析結論是這對企業家有利於其就生產要素尋找整合的機制,但畢竟一個國家的構成不只是企業家,還有藍領、白領、一般民眾。製造業之外,還有農業部門參與者。

北美貿易協定 可為殷鑑

從北美貿易協定產生的光明面與黑暗面來觀察,我認為國內不必因沒有參與東協加三給與太多的評量。因為依據WTO規範,參與FTA、RTA必須要付出回饋性的市場開放,因此利弊互見;同時WTO也會持續將會員關稅往下降,這亦使得FTA或RTA排除其他會員的不利影響會逐漸降低。

當前中國與香港已佔台灣出口總值的三十六%,宣佈將展開CECA洽商,等同宣示台灣在經濟發展上將與中國愈趨結合,政府一定要慎重,才可避免積重難返的決策誤失。

問:既然CECA的本質就是FTA,那麼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怎麼說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搞混了?賴也提及對方代表來台,她是以官方身分接見,因此在野黨不應有不切實際的論斷。

顏:蔡英文沒有搞混,是賴幸媛自己搞錯了,依據GATT第二十四條,這個條文已經出現六十年了,凡是WTO會員之間達成優惠性的貿易或服務貿易的協議,而對其他會員有排他適用的效果,不管名稱叫什麼,通通屬於WTO定義中的FTA。我很訝異賴在陳總統任內擔任國安會諮詢委員,自稱是二○○一年台灣加入WTO的「談判執行人」,竟會對WTO起碼的規範有所誤認。

至於賴指的來台代表,應是強調陳雲林去年十一月四日來台的過程,當時陳談笑自若,賴是生澀畏怯的讀著講稿,使台灣民眾不忍卒睹,她居然要大家重新回憶那段景象,也令人難以理解。

問:我們看香港CEPA的例子,經貿的內容是逐年完成執行,但政治的框框開宗明義就架上了「一國兩制」,可以想見將來兩岸CECA的軌跡,胡錦濤已經定調為一個中國,馬英九所謂第三個選項,並稱一中就是中華民國,你的看法是?

顏:如果從GATT一九四八年開始運作延續到現在的WTO,很明顯的事實是,簽訂FTA的成員國之間,從來沒有聽過去否認對方是平等存在的主權國家,而能產生超WTO會員關係的浪漫情懷,所以這是個難題。

東協加三所憑藉二○○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的吉隆坡宣言,簽署的東協十國再加上中國、日本、韓國,簽署者是溫家寶總理、小泉首相、韓國也是總統,都是正式官銜,這是極其重要表徵,將來的問題是,以台灣和中國的關係,要怎麼去簽這個東西?如是溫總理與馬總統簽署,這是一個進展,如連這個表徵都不能得到合理討論,就很難想像這個CECA如何去建立一個可長可久的超越WTO關係。

東協加三條文特別強調,會員之間是依據全球所共識的國際法,提供國家與國家之間關係的憑藉,因此中國如果不調整對台灣主體地位的堅持,台灣也不可能被邀請去談判這個事情。

問:若所謂的CECA是由海基、海協兩會江丙坤與陳雲林簽一簽就了事,這在法律上有意義嗎?

顏:這就是整個問題的爭議所在,如果中國先行設定一些政治前提,而我們去簽訂經貿互動的安排,這當然是對台灣國家主體地位的侵蝕,我認為要審慎為之。

公布協定內容 進行公投

問:你如何看待馬英九說公投花錢且曠日廢時,CECA沒有必要訴諸公投?

顏:今天什麼是CECA?大家都沒有可得了解的面貌,如果CECA只是FTA,沒有牽涉到將來經濟整合的安排,或許可以不必公投。即使如此,國際通則對此仍須受國會監督,因此立法院應該代表人民就CECA的內涵與簽署方式,對行政部門進行監督,這也是民主憲政國家的合理表現。但如果CECA的範圍不只是FTA,還延伸到未來中國與台灣之間經濟整合的安排,甚或涉及更進一步結合的規劃,則我們看歐洲國家要加入歐盟,涉及到不只免稅還包括經濟及非經濟的整合,這絕對要經過全民公投。公投本來就是直接呈現人民意願的方式,對台灣民眾來講,最關心的事項就是與中國的關係,一定要讓大家表示意見,政府也要對什麼是CECA說清楚講明白,否則就違背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決定的承諾。

問:一黨獨大的政府,要幹就幹,就是不公投,你能怎麼樣?

顏:我不知道這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,勢必會引起許多不必要的朝野衝突,這也將影響CECA能否在有效的基礎上運作,因為任何一個經濟整合在簽署時倘若雙方人民相互猜忌,或一方被對方所否定,這個機制是建立不起來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george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ann0520
  • 歐利桑,我看CECA沒有馬上簽署也不會死啊!什麼刻不容緩,我真是不明白那個豬腦用在哪裡?況且零關稅到底對誰有好處?我們的塑化業、紡織業、汽車零件、金屬加工、機密機械,這些有錢業者,不都老早都企大陸開了,從大陸出口大其他國家或進台灣,我們公司貨品出口到大陸,426關稅調來調去,害死我們公司了!話說回來,在不對等下談判,是拿肉包子給狗吃嗎?
    看的出來....我的"恨"意嗎?
  • 哈哈哈~~看得出來妳的氣憤,之前這些做石化的,搞汽車的跟這些大官摳摳摸摸,眉來眼去,搞什麼勾當這下很清楚啦!!
    搞這種"密室殺人"又不給你看發生什麼事,柯南也要叫投降!!
    到時候每天吃的菜,紡織成品,玩具~~100%都是大陸貨!!失業的比不簽之前更多!
    那些白爛鬼扯的,死後都要下拔舌地獄,台灣的先人做鬼也不會放過他們!!

    georgetsai 於 2009/02/23 20:18 回覆

  • georgetsai
  • 高孔廉罵蔡英文"渾蛋"這是後續發展~~補上這些搖尾集團,詞窮後的窘態!!
  • ayu77
  • 哈哈~看到ann姊氣到快腦爆筋了~別氣~別氣~我會捨不得捏~為了這些"人渣"氣壞身體不值得拉~

    老早就覺得高先生不是什麼好東西~果然講"粗話"真是丟臉~這種人還有資格再當官嗎?一點教養水準都沒有~你罵人混蛋~罵人就是罵自己~那高先生你自己也是渾蛋囉?政府本來都再講反話~他們講的話阿當笑話來聽就好~馬英久這種沒有魄力的男人~只會威威縮縮的躲在後面不敢出來~到底是不是一國之主阿?有沒有擔當阿?是個男人嗎?娘娘腔~每次看到他講話真的快受不了了~馬上"慘兮兮"大家都民不聊生囉~他們卻一直吃香喝辣~高枕無憂~真是好"幸福"阿~死也不會死到他們的人~

    那時候我起床的時候~老姊跟我說[有個白痴說~不簽ceca就是不愛台耶~]那時候我真的不敢相信耶~我無法理解這種話竟然還講的出口~笑死人了~簽ceca跟愛不愛台灣有何關聯?我們是擔心簽了會不會對台灣造成影響~會不會被賣掉~幹麻簽扯到那麼遠~之前不是嫌民進黨無聊一直說愛不愛台聽膩了~現在換他們這些"高尚"的官員反嗆說不愛台~真是無恥~明明知道簽下去會對台灣影響甚大~卻一直再那邊講好聽話欺騙阿呆~真的是把台灣人民當傻子來看待~只有他們這些"叛國賊"智商比較好是嗎?
  • 重大公共政策須經充分揭露,充分討論後,取得大部分民眾同意後(公投?)方得實施,但好笑的事,現在的公投法的規定,就算題目是"你是否同意,明日地球仍會繼續自轉?"都不會過,因為投票率不可能達成~~~
    簽CECA,的確,如果跟除中國外的國家,那極可能只是一個經濟問題,但與中國,就算是FTA,仍是個政治問題,因為中國所做的任何事都是為了併吞台灣
    就像有大公司要跟你做生意,如果只是為雙方的經濟利益,自然可行,但你如果知道,大公司的目的是要惡意併購你,你還要鄉愿的說"只是生意!"嗎?
    人蠢不可恥,但被抓包又硬ㄠ罵人就真可恥!!
    與中國的任何"條約"都不可能是單純的表象,一堆藍丁白爛(包括學者),現在大聲疾呼的是"這不是中國惡霸要強搶台灣小姑娘的事,這只是單純的吃飯約會送禮物~~!"
    真不知道,這些藍丁白爛,如果為人父母,是否會讓自己的女兒冒此危險?如果不會,為何要讓台灣冒此危險?
    我們兩會的搖尾幫辦,政府宦員順著胡六點,馬區,急急表態,"渾蛋"一句,顯示自己忠字當頭,搖尾最勤(沒有侮辱狗的意思,只是碰巧狗也會搖尾)
    簽不簽CECA的確跟愛台無關,但我知道哪些人最愛中國!!

    georgetsai 於 2009/02/25 21:50 回覆

  • robinhood1986
  • 確實不論任何問題,只要是跟兩岸有關的時候很容易就會變成"不單純",歸根究底就是老共死都不肯放棄"統一大業",在這一個前題下就算真的是很單純的問題"我們台灣人"恐怕也不敢相信他們沒有別的企圖啊.....
  • 這個議題在新聞版面上又被"世紀大審"掩蓋了,自由貿易對台灣並非全然有利,中小企業,內需產業,簽洗咖,洗葩都可能是重大衝擊,財政部應研議"政策得利稅",對得利的大企業徵收,補貼"中國爛貨"傾銷台灣的損失。
    涉外單位官員,應設定3等親內不得投資,設廠,並將財產公佈,並交付信託~~
    這樣,你還如此願意為祖國奉獻,繼續搖尾,我也服了!!

    georgetsai 於 2009/02/26 00:51 回覆

  • ayu77
  • 對阿~被人抓包還硬凹~真是無恥~要送大禮給阿共也不要講的那麼的大聲~什麼?為台灣好?你相信嗎?我看相信的都是那些愛"祖國"的笨蛋~台灣就要被賣了~他們還無關緊要看了就氣~我一個深藍朋友竟然還跟我說簽就簽~沒什麼大不了的~馬英九說對台灣好~為何還要阻止~靠~聽了當場要吐血~這種就是標準的無隻阿呆~馬英九說的話全部都是對的~到底有沒有腦袋阿?一點判斷思考能力都沒有嗎?氣死人了
  • 最近也是因深藍朋友的無知與無國家觀念非常的震驚與憤怒,他們的看法是只要是馬英九當政,最後給老共統一亦無不可,經濟蕭條,施政無能,干她屁事,只要火不燒到她家,死的不是她的人,一切都可接受,真是黨國教育下的最佳範例!!!

    georgetsai 於 2009/02/26 15:26 回覆

  • ayu77
  • 大哥跟我一樣都有深藍朋友~不知道大哥的朋友是怎樣?像我這裡~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愛跟我講政治~每次都不是我主動提起~然後他們主動提起卻會被我辯到啞口無言或者是生氣~然後他們就不講了~真的是很受不了~愛講又愛生氣~我想他們可能想說可以把我洗腦~反而是我讓他們生氣~何必這樣?藍綠朋友之間見面一定就要談到政治嗎?還是有很多可以聊的阿~有時真的受不了藍朋友= =

    以後如果未來對象是跟我不同色彩~我看這樣會紛爭不斷~還是選一樣的比較好捏~
  • 基本上我也與這些藍朋友避談政治,公共事務,偶而提及會發現他們封閉不同的資訊來源,單純的相信政府御用媒體告訴他們的事,你要告訴她他們所相信的人,其實沒那麼可靠,這個政府的能力亦比他們所相信的低落很多,中國的善意其實包藏禍心,這些他們並不想知道,這會破壞了他們所認為的假象,安定,安全的國家
    這些人其實每天的關注都是自己的工作,家庭,甚少把心力投注看來無關自己的事,經濟惡化,他們首先相信他們所支持陣營的說法!
    對獨立自主的想法淡薄亦是一大特徵,喜歡強而有力的依靠,喜歡有上級長官決定事務,痛恨改變,痛恨混亂與不確定!
    這是整個教育的問題,有的人就單純接受了被教導的事,從不質疑,也沒有太大的好奇心(我們的教育並不鼓勵挑戰權威與發掘不想讓你知道的事)
    綠營的人,基本上就是反骨,反權威,質疑"官方說法",我想這兩類人要和平相處並不是容易的事,基本價值觀就不同!
    當然如果自己的另一半跟自己的價值觀剛好顛倒,的確是會有很多問題的!!

    georgetsai 於 2009/02/27 15:38 回覆

  • 中國國民黨_禍國殃民
  • 「一死罰」ECFA_國民黨賣掉台灣主權的陰謀

    ECFA 的正確讀音 應該比照 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 ETC 的讀音:
    E 的台語諧音為台語「統一」的「一」
    C 的台語諧音讀作台語「生死」的「死」
    Fa 合併讀成一個音:台語「處罰」的「罰」
    也就是說
    ECFA 的正確台語諧音叫做「一死罰」

    台灣和中國簽署了「一死罰」ECFA
    則台灣在法理上正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(中國正式統一台灣)(註一)
    台灣失去主權、人權、經濟等所有方面的自主權
    簡單的講
    和中國簽署「一死罰」ECFA,台灣只有死路一條


    馬英九應先履行競選政見__和美國先簽FTA或CECA (註二)
    再依據台灣和美國簽署FTA或CECA的經驗
    作為台灣和其他國家(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)簽署 類似協定 的依據(註三)

    如果台灣人民 不事先 積極 主動 審查FTA或CECA的細節
    反而 消極地 放任 中國國民黨 擅自與中國 在「一個中國」框架下 簽署 「一死罰」ECFA
    那麼「一死罰」ECFA將成為 消極怠惰台灣人民對自己的最嚴厲的處罰
    台灣將成為中國的一部分,陷入萬劫不復的悲慘地步

    註一:
    參閱 自由電子報「學者:兩岸簽CECA 實質與法理統一」一文:
   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09/new/feb/20/today-p1.htm

    註二:
    馬蕭政見:
    http://2008.ma19.net/files/ma-policy4you/pdf/diplomacy.pdf
    第三頁,第一行與第二行:
    「……我們希望和美國簽訂《自由貿易協定》(Free Trade Agreement, FTA) 或《綜合經濟合作協定》(Comprehensive Economic Cooperation Agreement, CECA)。」

    另參閱 自由電子報「和中國簽CECA 不是馬英九的政見」一文:
   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09/new/feb/25/today-o1.htm

    註三:
    馬蕭政見:
    http://2008.ma19.net/files/ma-policy4you/pdf/diplomacy.pdf
    第三頁,第二段:
    「……我們希望與日本早日協商簽署《自由貿易協定》……」
    第三頁,第三段:
    「……我們肯定並重視東南亞國協迄今的成就,希望將來能分別簽訂《自由貿易協定》,最後達成「東協 10+3+1」的目標。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