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總算去看了海角7號

上映已近尾聲,這一場,除了我,還有2個阿伯,共3人

我坐在第6排,正中央,最好的位子,一個人看電影,大概十幾年未曾有過,聽說這是有笑有淚的電影,會流淚的電影,還是像這樣,沒人的時候來看最佳!

早已不青春的男人,但有時看日劇還會熱淚盈眶,這種沒人的電影院最適合!!

 

散場出來,我必須說這是一部好看的電影,節奏明快,比起很多年前看侯孝賢的「戀戀風塵」,一個風景空鏡快30秒,讓我急得怕有觀眾受不了,昏死在座位上或拂袖而起,完全不同!(當然我不是說戀戀風塵不好,我相當喜歡這部片)。

 

我想影評或觀後感,也不提了,無論報章雜誌,網路都有不同的看法,我所想的是,台灣一般庶民百姓,在戰前,戰後,有多少無奈的悲歡離合?

我們祖父,祖母所面對的時代,對我們是如此的模糊與不真切。

 

日本人來台從1895年到1945年共50年,殖民統治是政權的本質,無庸置疑,但一般庶民,日本人與台灣人是如何相處呢?

日治時代,除了日本高官,還有為了比較好的收入而來台的警察,娼妓,商人,老師,尋求機會的下階層人,彼此的互動又如何呢?

在台生長的「灣生」(台灣出生成長的日人),「灣妻」(日人的台籍老婆),混血的下一代,又是如何與原來這塊土地的人民互動呢?

國民黨來台,把所有日本人驅逐(無論意願如何,不可留在台灣!),有多少是拆散親情與感情牽絆?

海角7號所要講的只是冰山一角,一個來了50年的異族,會與原本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沒有牽絆嗎?

民族主義或民族國家可以凌駕個人的親情愛怨嗎?

台灣從400年前就開始是個多民族的土地,荷蘭人,福佬人,客家人,原住民,日人,都在這土地上生活繁衍,

一廂情願的漢人主義完全不符實際的狀況,單一血統或單一文化至上的說法是落後且粗暴的統治者手段。38年以後來的人,如仍不能接受認同這塊土地,落地生根,情願在心理上漂盪,充滿不安全感,不是自找罪受嗎?

 

 海角7號那7封信,是時代的悲劇,人的感情,不會因國籍,人種而有所不同。

我想到陳昇1992年「別讓我哭」裡面的一首歌,正好對應了電影中,只有日本男子的牽掛深情,而未見的台灣女子的隻字片語

 

歌名    「 國  界 」

 

男子口白(日語):

在遙遠故鄉的妳  好嗎?

在夢裡面  我會像白雲一般地飛到妳身邊

風彷彿是我在和妳輕聲細語

雨  如同是我的淚  不停的落下來

彩虹裡面  隱藏著我對妳的思念

彩虹裡面  隱藏著我對妳的思念

 

台灣女子唱:

我在你與我之間  依賴著你對我說的話

聽不見你的聲音  知道你不再說話的苦

是因為你對我的溫柔  所以我懂得對別人好

發覺你心中充滿的憂鬱  我總是難以理解

OH~~~~~該停止等待或是愛上等待的苦

一樣在不快樂的國度  卻依舊不知你在哪裡

 

 

男子唱【日語】

為什麼大家都忘了這一切

一直重複著可憎的事情呢

但是  現在  在大海的那一頭

朝陽正高歌著呀

明天太陽還是會再昇起的

george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蒜頭
  • 這樣看電影很特別吧,十多年前在中壢當兵,有一次因為到車站時間太晚,只能搭末班車回高雄,於是我進戲院去看了一部叫「碧血劍」的電影,不必畫位,有位置就坐,結果我進去以後才發現,跟本沒有人,只有我一個人,我就跑到最後一排中間的位置,看到一半有一個年輕人,可能也是當兵的吧,就坐我附近,然後過沒久,後面放電影的人也跑出來坐到我們旁邊一起看,這場電影好像是為我們三個特別放映的一樣。

    海角七號裡的確實有一段歷史的悲劇,日本教師和台灣的師生戀,在那個動亂的時代歷史的悲劇何其之多,不只有日本人對台灣的情感,國民政府來台也一樣造成不少的悲歡離合,那些來台的老兵和官員們不也是一樣,一場場形形色色的悲劇活生生的上演著。

    自古來台灣的人們不也是離鄉背景的人生悲劇嗎?有人戲稱「台灣」這個名字應該用台語講「埋怨」,意思是「埋葬怨恨」的地方,大多數人都懷抱著雄心壯志來台發展,但大部份努力一輩子卻老死他鄉,含著怨恨歸去,這個名稱很不雅,於是改成國語的「台灣」其實用台語講「台灣」還是一樣的悲情。
  • 還真懷疑,刻以發展出"蠻怨"台語的外省
    "老悲悲"(沒有不敬!)用這種發展出"台完"以傳承的人,真的
    他要的是什麼,抓他來的,他不曾幹醮過,養他18%,一切費用(水電住宿)的土地,是否麻木以對?
    我相信,除了選票,麻木以對外(黃復興說啥是啥!),
    他們無法有新的世界觀(不能怪他們!!資訊有限!!)
    妻離子散的悲劇要靠"反攻復國"來支撐人生的意念。
    可是這些所謂的第二代第三代呢?
    有多少是我們該拍拍手,讚賞他們認真面對"竹幕"以外的人們?不說那些少於1%代代很爽的俗辣,其他14%"悲情"的對象是什麼?
    沒了"反攻復國",
    "反獨促統"是新的中心思想嗎?
    可以得到什麼?
    比現在更好?






    georgetsai 於 2008/12/06 06:54 回覆

  • A7V7
  • 灣妻跟灣生是歷史名詞?
  • 這是殖民者對殖民地的輕蔑,日人來台,在心態上仍視日本人為高一級,日本本土敘述這些"實質關係" 加上「灣」字的,被視為屬於較低層次,例如灣官、灣製、灣紳、灣商。所謂「灣妻」,不是指來自日本國內、伴隨丈夫來台的妻子,而是指在台灣迎娶的「低級女性」。對當時台灣日本人社會中的單身男性而言,年輕女性幾乎不是煙花女就是女傭。
    人的優越感,總是造成歧視,就像很多現在的"新住民",是台灣人的老婆,新台灣人的媽媽,來自東南亞,很多人在心態上並無法把她們當成是自己的一份子,要花時間矯正。
    像以前"台客"亦有輕侮的味道,現在"台客"已經沒有這樣的內涵了。

    georgetsai 於 2008/12/23 10:33 回覆

  • pot58960
  • 「台客」之所以會漸漸沒有「俗、土」之歧視意味,是群年輕世代的台灣人改變的﹝包含被認為是粗俗上不了臺面的台語歌﹞,讓那些自認是“高級外省人”不能再任意貶抑台灣人。
  • 台灣這麼多年爭取自由,平等,但是還是有些不受教的種族主義者,跟希特勒時高舉"優秀的亞利安民族"如出一轍,而這些人是激化人與人之間仇恨與暴力極權的始作俑者,像郭某人這樣卑劣心態,一葉知秋,想來公務體系還有不少人,國民黨的流毒教育,仍然影響深遠!!

    georgetsai 於 2009/03/16 21:17 回覆
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